名家人物

梁晓声作品集小说

发布时间: 2019-03-13 17:29:18 阅读数: 5

梁晓声

,原名梁绍生!

施咸荣迟子建

作家简介,1949年9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,祖籍山东荣城市泊于镇温泉寨,现在居住于北京,任教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文学专业,曾创作出版过大量有影响的小说,散文,随笔及影视作品,作品目录,书中的主人公经历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自然灾害,过早地尝到了生活的艰辛;轰轰烈烈的"文化大革命",使他们激扬过也失落过;神奇的北大荒曾使他们热血沸腾,也令他们迷茫无奈,他们有中国传统的家庭亲情,又有比亲情更高,为朋友义不容辞的友情,还有阴差阳错,充满了悲剧色彩的爱情,当改革大潮席卷大地的时候,他们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已经逝去?

梁晓声

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被人流裹着,步子虚浮地出了上海站?

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七日,下午二三点钟,哈尔滨至上海的一趟火车进站,上海很热,三十四五度左右,这年轻人穿件卡叽布的,旧的,在洗染店染过的,黑色而又变灰了的学生制服,一条崭新的,裤线笔直的"的卡"裤子,蓝色的,太长,折起一寸有余?一九七七年九月,我从复旦大学毕业,分配到北京:报到前有半个月假.三年没探家,很想家,想母亲,但我打算分配单位确定了,工作几个月后再探家!我非常希望尽早知道我的工作单位将是何处,非常希望尽早对这个单位产生感情?

走出北京站,象三年前走出上海站一样,我有些茫然,全因有了家,活着才是有些情趣的事,当然,这一点于小青年们也许恰恰相反,但于已届中年和中年以后的男人女人们,却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,动物受了伤,还要回到自己的洞穴卧下舔舔伤口呢.中年人是人生最常受伤也最需要一声不哼的毅忍精神的年龄阶段,倘没家,则连个足可以卧下舔伤口的所在都没有了?

大部分时间里,也就是每星期从星期一到星期五"似无情";星期六深夜,儿子睡实了,他蹑悄地转移到妻子那张床上以后,有那么一个来小时夫妻之间"似有情",如果某星期这一个来小时内没实质性的"活动内容",那么第二天连同其后的六天,妻子必将对他更加显得"似无情。

王君生和妻子的关系谈不上恩爱,但是他和她也都不愿承认不恩爱;那是一种似是无情似有情的夫妻关系,翟子卿是我中学同学,也是我小时候玩儿伴,一个人到了四十多岁的年纪,再懒得交际,也总会结识下一些人的,在这些人中,也总会选择几个作为朋友的,人到中年,又有了中年阶段的朋友,对小时候的玩儿伴,印象也就渐渐地消淡了:偶尔想起,不过就是一部分破碎的回忆,除了反刍一点儿从前的灰色童年的温馨,实在也没什么别的亲韵可言--。

但是我又跟你们扯他妈的什么同情不同情的干嘛呢!其实我内心里根本就不指望列位同情于我,甭说"一点儿","一丁点儿","一丁半点儿"都不指望!现而今,啊,珠宝和钻石早已经不算什么稀罕之物了,从商店的柜台里,到一切形式的广告中,到女人们的脖子上,手指上,腕上,耳垂儿上,以及"大款"们的皮带卡子和衣扣上,比比皆是比比皆是了,七户大杂院,四月十六日的,,批判"三家村",站毛主席一边,人民群众,人变"鬼",红五类,红袖标,红卫兵,大黄楼批斗,批斗父亲,三十元钱,美丽的囚徒,卧轨,进京火车,到了北京,见到毛主席,离开四川,张珊和姚舞,我回家了,家非家,"炮轰派"灭亡。

,分为金,木,水,火,土5册出版,目前该套书中的金卷与木卷已经出版,金卷收录了梁晓声的早期代表作,包括。

恩泽倘若嬗变为债务,也是一种腐败的现象,一种心理状态和精神面貌的双向腐败--而恩泽又往往容易嬗变为债务;在中国,在许许多多紫薇村,以及类似紫薇村的地方,到处可见所谓"仁义道德"粉饰之下的丑陋和丑恶,到处可见卓哥式的人物,所以中国自古有句话是--"一好遮百丑,中国人被这句话的虚假的逻辑性,实在是蛊惑得太久了!--,梁晓声亲自挑选其各个时期的中篇小说代表作品共30余篇,定名为,木卷中主要收录了梁晓声以城市平民为题材的作品--。

对于中国人,旧历的年底,依然最像年底?

有些人想要拾回它来,于是千方百计在年底前策划出种种怀旧的事情;而有些人却根本不计较它的存无,仅在乎假期的长短了;更有人一心逃避它,于是去旅游。

酒吧是一个暧昧的地方,男人和女人关系很明确,通常就不相伴了到酒吧去,男人和女人没什么关系,也不会相伴了到酒吧去,男人和女人还没什么关系却又都想发展出点儿什么关系,才往往到酒吧去,A城的"伊人酒吧"两年多来一直吸引着一半以上的熟客,从某种意义上讲,它更像是会员俱乐部,但却无须购买会员卡!相比于阳历的元旦,许多方面,还简直是更像年底了,却也有另外的许多方面,逐渐丧失着年味,晚,肯定就是另外一种情形了.去年我出访马来西亚,飞机抵达首都吉隆坡。

1967年11月,四个红卫兵在重温红军长征路的途中,被冰冻在岷山的冰天雪地中。

时空隧道把四个思想意识依然停滞于"文革"时代的红卫兵带到了我们生活的时代。

于是,他们震惊,反抗,逃避,挣扎,困惑,茫然--!

最先看到的是一条灯光的"河流;那显然是一条在夜晚也车流量稠密的公路:车灯仿佛一对对灯笼,等距离排列,一对连接一对;等速流动,似乎缓缓地引导着飞机的航向,夜间,一片灯光烂漫!什么别的轮廓和幢影都不存在,唯有一片灯光烂漫!本书为著名作家梁晓声的首部自传体随笔集,作家以其一贯朴素无华的笔调,悲悯激昂的情怀,记录了自己在不同人生阶段中,对他产生不同影响的人?三十四年后,他们被登山训练队发现,并在科学家精心布置的环境中醒来,赵天亮和全国千千万万知识青年一起,背起"上山下乡"的行囊,去"广阔天地"接受"贫下中农再教育。

知青们在一场瓢泼大雨中来到北大荒,成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员,开始了火热的垦荒生活,一望无际的麦海是他们的主战场,收割,赶羊,养马,灭火,修电线,砸石头,边境巡逻,夜斗群狼--。

本文标签: 梁晓声  施咸荣  迟子建  
上一篇: 梁晓声最出名的书,女人若使男人觉得可爱
下一篇: 高耀洁!2013年11月9日